郎大師與我

江村雄 撰文/攝影

郎靜山是一位蜚聲世界的華人攝影家,也是一位我國聞名國際的攝影大師。當他仙逝之後,我們經常看到有關大師的報導,也聽到不少攝影同好,自稱是大師的學生令人羨慕。

他有很多創作理念與處事方式,一直是筆者學習的榜樣,也始終奉大師為最崇敬的師長。然而,遺憾的是在他有生之年無緣正式拜他為師。或許筆者比較偏愛具有美學架構的攝影創作,這些年來經常受邀作專題報告,偶爾會有一部分主持人事先未經求證,在幫我介紹時突然冒出,筆者為郎大師的弟子,讓我覺得很尷尬,不得不在開場時親自澄清,以免外界誤以為筆者乃欺師之輩;因為我真正的攝影啟蒙老師為名攝影家陳長偉。

以下從筆者的單向表述『大師與我』,其中較為具體,攝影界知曉的人也不多的片段與同好們分享:

從大師身上學習的國際攝影展觀念

一、

舉辦國際攝影沙龍需要投入一筆經費與堅強的工作團隊,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可是對於一個國家的攝影藝術推展與國際宣傳(國民外交)至為重要,尤其最終的攝影專輯文化。中國攝影學會從民國52年與國立歷史博物館合辦的國際攝影比賽,不用國際間統稱的國際沙龍,而用「中華民國國際攝影展覽」,封面的國字擺在英文上面、字形也比較大,影集大小規格一樣,只是封面的顏色不同而已,擺在書櫃非常整齊,適合收藏,一眼就能認出是由華人主辦的國際比賽。比較可惜的是自從大師仙逝之後,舉辦32年的國際交流盛事卻隨之中斷,於數年之後2003年又突然舉辦一次(33屆),遺憾的是版面完全改觀(如下圖中),不僅無法與之前各屆的影集擺在一起,也少了傳承的精神。

個人長期參加國際沙龍(1983年以前只參加中國會與台北舉辦的國際沙龍,1984才開始投寄國外比賽至2012),認為如果世界上有攝影水平與學習攝影的人口密度統計,相信我國會被列為前段班。因此為了延續大師的理念,筆者於2005年提出舉辦「員林國際攝影藝術展覽」企劃案,請個人服務的員林社區大學校長轉呈鎮長請求經費補助,未料隔天鎮長召見,當面表示:經費由他來籌措(編預算或請企業單位贊助),可是所有作業必須由社大與攝影班成員來擔任義務工作。

到了2014一轉眼已經辦了十屆,十年來我們的影集雖有我們的特色:在封面選出溫馨或是創新的唯美作品,畫冊裡的照片前四頁一定選用台灣民俗或具有中華文化特色的圖像(必須是入選以上的作品)。其他如封面的國字擺在最明顯的位置、字形也比英文大,影集大小一致,只是顏色不同而已,這些都學自於郎大師所主持的「中華民國國際攝影展覽」精神。

二、個人認為他無私的一面

我從民國53年(1964)中華民國第二屆國際影展開始參加比賽,當年沒有入選,隔年入選兩張(每人最多可參加四張),自認為一直有進步,因此未曾中斷。歷經十餘年之後成績均差強人意,於24屆大師開始邀我擔任評委。一般而言,我們邀請評委時,通常都會事先徵求對方同意,可是個人受邀多次擔任中華民國國際影展評委,事先都未獲得知會,總是看到簡章之後才曉得受邀擔任評委。或許和大師相差四十八歲,居住在中部的我,當時沒有自強號與高鐵,員林至台北單趟火車大約5個半小時,學會不可能要我參與會務工作,也從未與大師單獨互動,竟然能夠多次受邀擔任評委。

大師前後送我兩幅大作

一、

中國攝影學會曾經替玉山國家公園辦理一場攝影比賽,結果主辦單位未經同意,在影集裡頭使用一位家住彰化縣賴姓攝影家,兩幅未入選的局部雲和草皮圖像。某日賴先生特別拿畫冊與原底片來問我:對方是否已經侵權?攝影的三度空間如同作品的DNA,雖然只是局部,那怕是到處都有的一片雲或一塊草皮,都有其獨特性,很容易判斷,確定是盜用。

剛開始談判,主辦單位對於賴先生採取敷衍與輕視的態度,結果鬧得不歡而散,之後賴先生表示提告(此時製作權法已經上路),對方才開始緊張。不知何故竟然會找我幫忙處裡,當時我知道事情已經鬧大,認為此時插手準會自討沒趣,何況我也是一位藝術創作者,最不希望的是自己的作品被盜用,更沒有立場出面。

當法院開庭前數天,某日晚上做完運動回到家,內人告訴我:郎大師來電找我,當下認為不可能,理由是連國際攝影展評委那麼重要的邀請,大師都不用打電話聯絡。最後經電話求證才知是真的,大師說:這一場比賽是玉山國家公園委託中國攝影學會承辦,無論如何要協助化解。由於是自己最崇敬的大師所吩咐,只得答應。為了顧及賴先生的權益與榮譽,當下以雙方都能夠接受的條件收場。之後,大師送給我這一幅大作。

乙未冬八十八叟郎靜山
乙未冬八十八叟郎靜山

二、

彰化縣某位攝影同好A先生,參加某學會的沙龍月賽,因為母親生病,有一期沒有作品,以拷貝他人B先生的作品參賽,結果獲得佳作並刊登於月刊,雙方鬧得不愉快,B先生表示要提告。之後A先生寫信到彰化縣攝影學會希望筆者出面幫忙解決:說實在我是一位創作者,長年參加比賽,最痛心的是評審徇私或作品被盜用,因此很多攝影朋友都知道,當我在擔任評委時六親不認,始終沒有答應幫他解決。後來他又寫信到中國會,並且指定要我出面幫他解決,理由是筆者當時擔任彰化縣攝影學會理事長,也是中國會的博學會員。由於大師的命令只好出面斡旋化解了紛爭。事後,認為居然已經沒事就好,也未向大師報告,或許當事者有寫信向大師道謝,沒多久大師再度送我這幅大作。

民國69年元月 郎靜山製
民國69年元月 郎靜山製

前年(2012)台北有一位長期研究大師作品,與熟悉北京藝術品拍賣市場的張先生,知道筆者擁有這兩幅大師的作品,當他看了之後告訴我有關這兩幅作品的內容與創作背景,並且告知目前每一幅拍賣價錢大約人民幣二十萬,問我是否有意割愛。難得有機會收藏大師的作品,當然沒有答應 。

歡迎至美術館欣賞更多精彩作品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

江村雄美術館 觀念攝影 維也納冬季末班地鐵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江老師指出觀念攝影的素材來自於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元素,並強調了拍攝者如何運用攝影技巧將個人的直覺感觸轉化為影像的重要性。文章最終強調了觀念攝影需要攝影技巧的巧妙運用,才能有效地傳達作者的創作意涵,這也是觀念攝影獨特之處。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本文探討了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的崛起對攝影領域所帶來的機會與挑戰。江村雄老師分享了自己與AI影像的接觸經驗,包括對技術發展的觀察和在創作中的應用。文章強調了保持開放的態度和積極學習的重要性,以應對技術變革。同時,江老師提醒攝影者們要保持個人風格,並將AI融入自己的攝影旅程中。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江村雄老師在這篇文章中探討了影像創作中四個關鍵問題:構圖、裁切、修飾與創意。透過60年的攝影學習與實踐,他分享了對於這些問題的深入理解與經驗。在數位化影像時代,這四個問題依然是攝影創作中的核心。他以具體案例展示了構圖、裁切、修飾與創意的重要性,並介紹了不同的後製方法和工具。江老師強調創意是每件作品的靈魂,是攝影藝術追求的終極目標。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江村雄老師在這篇文章中介紹了攝影藝術的學習過程。透過他近三十年的攝影學習與實踐經驗,他提出了攝影藝術的三個階段:「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從技術的學習到創作的突破,江村雄老師將攝影視為一種藝術追求,不斷挑戰自我,尋求創新與突破。他以自己的創作作品為例,展示了攝影藝術與個人想像力的融合,從而呈現出攝影藝術的多樣性與豐富性。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江村雄老師在這篇文章中分享了他在攝影領域的豐富經驗和教學成果。他強調了攝影眼的重要性,並透過自己的創作案例展示了對攝影素材的獨特觀察和處理方式。此外,文章還討論了攝影眼的培養與攝影者的經驗和理論涉獵之間的密切關係。
[文章導讀] (美術館編輯群撰寫)
這篇文章討論了黑白攝影的特點和技術操作,強調了全程攝影的重要性。江老師提到黑白攝影能化解色彩雜亂,並傳達出氛圍、意境,以及突顯線條和對比。他分享了數位化後的優勢,包括解決傳統攝影的束縛和後製工具的發展。最後,指出黑白攝影在世界攝影大環境中的回流趨勢。